高鐵線路“針灸師”

來源: 央廣網

  編者按:春運,是每個新年伊始中國的頭等民生大事,是億萬中國人的年度大遷徙,牽動著四方脈搏各行各業。這條春運路總是最生動最鮮活地講述著社會的發展和變化,也承載著我們每個人一年的努力和收獲。

  10日起,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推出系列報道《你不知道的春運》,講述那些在平凡崗位上為春運默默堅守的人們,是他們,在寒冬里,溫暖著我們的回家路。《你不知道的春運》今天(12日)推出《高鐵線路“針灸師”》。

  央廣網北京1月12日消息(記者謝元森)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合福高鐵是東南沿海北上的一條大動脈,洞穿贛閩兩省間的武夷山脈。太平洋季風使得這里氣候濕潤,山體容易鈣化,“濕氣”無法排出,橋梁隧道的排水一旦出現問題,會銹蝕高鐵線路設備,給行車安全帶來重大安全隱患。

  在武夷山區深處,有這樣一群“90后針灸師”。他們披星戴月行走在橋梁隧道之中,時而找準穴位鉆墻放水,時而匍匐鉆進污水溝清理淤泥,目的就是給高鐵線路“排濕祛毒”。

  寒冬的武夷山區,霧氣蒙蒙。晚上九點半,南昌高鐵維修段路橋車間的工程車沿山路盤旋而上。

 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顛簸,工程車停在了一個陡坡的半坡上,工友們麻利地把工程車尾箱的作業工具搬到高鐵柵欄門前,碼放得整整齊齊。一人負責清點,一人負責記錄。

  負責核對工具的是班組的工長高志博。他說,大到發電機組、平板推車,小到螺栓螺帽、釘子手套,每一件都必須拍照上傳,審核通過后才能進入工區施工。“有一個工機具清點記錄本,就是為了進柵欄、出柵欄做一個對比。我們把照片發到照片審核員,審核員會對比進去和出來的照片是否一致,會不會遺落工機具,再提醒現場。”

  “95后”劉俊是最年輕的隊員,他來到班組已經3年。他說,像這樣“繁瑣”的“開箱作業”,每天進出柵欄都各要做一遍。“我們工作日常檢查工作必須做到心細,要保障萬無一失,精細沒有繁瑣這一說。像我們進來,工機具清點,線路上不允許有設備遺留,高鐵一旦以300公里的時速開過去,碰到這種打擊,很危險。”

  這個路橋車間班組共有12人,清一色全是“90后”,負責保障合福高鐵武夷山脈區間76公里內所有的橋梁、隧道、涵洞和路基的安全。

  合福高鐵橫穿武夷山區,這里群山環繞,氣候多雨,山體含水量常年飽和,水汽在橋隧墻壁凝結容易形成乳白色結晶體,從而堵塞出水口。“濕氣”排不出去,高鐵也容易“發燒感冒”。高志博和劉俊他們今晚的任務,就是要給隧道“排濕祛毒”。

  頭戴小夜燈、手持檢查錘,高志博帶著工友們通過一錘錘的敲擊,仔細察看隧道邊壁的病損情況。“一個個檢查隧道是不是有裂紋、空洞、空響,我們通過聽聲音來判斷混泥土是不是實心的,滲水我們主要靠眼睛來看,看不到的我們只能用檢查錘來敲,聽聲來辯問題,這就像中醫里的‘望聞問切’。”高志博說。

  6年多的野外作業經驗練就了高志博快速找出病灶的“火眼金睛”,很快,他就發現了一個滲水點。“這個就是白色的結晶,它就是礦物質,這意味著里面水壓過高,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鉆孔泄壓。”

  發現滲水點后,整個團隊麻利地運轉起來,先鉆小孔,釘入膨脹螺絲,架起固定裝置,再掛上鉆孔取芯機,接好冷卻水,最后正式開鉆,整個過程行云流水。高志博說:“要鉆進去75公分左右,我們作為‘針灸師’,一般打通以后,水就會出來。如果不給隧道‘做理療’,水壓會繼續升高,如果冒到接觸網,滴下來,會造成一系列影響,比如跳閘,影響高鐵運行。”

  在高志博看來,給隧道做“針灸”過程中最考驗技術的是要找準水壓最大的那一個“穴位”,這需要一天天的經驗積累。“這是要靠平常工作經驗的積累,只要看到墻上出現滲漏水的狀況,我們現場研判水積到了哪一塊,打通要通到哪一塊,這就相當于中醫里扎人的經脈一樣,要找準,如果打進去沒打對,可能就會浪費鉆眼的時間。”

  如果說鉆墻取水在大馬力取芯機的加持下看起來稍顯輕松,但接下來人力疏通排水管作業就艱難得多。一般情況下,在兩條并列的鐵路鋼軌中間,有一條排水溝,在隧道口一分為二靠兩段直徑40公分的排水管下穿鐵軌將污水排出。由于南方山區含水量大,水中雜質多,排水管極易發生堵塞,需要人鉆進去把堵塞物掏出來。

  疏通排水管被工友們形象地稱為“刮痧”,因為空間狹小,“刮痧”的工作由身材瘦小的劉俊和吳凡承擔。他們兩人一組,一人匍匐鉆進洞里敲碎結晶,一人在洞外接應。洞里空間逼仄,氧氣稀薄,為防止缺氧,兩人必須幾分鐘輪換一次。“里面操作一會兒自己就會很喘,跟運動了一樣;很悶,空間很狹小,不好弄,人在里面不好施展,那個結晶已經硬掉了,我們要一點一點弄出來。”劉俊告訴記者。

  幾番作業后,時間已經是凌晨3點半,作業的天窗時間也即將結束,兩條排水管終于恢復通暢,劉俊和吳凡臉上露出了笑容。而此時,他們身上厚厚的作業服已經被雜物刮破,全身上下從里到外都淌著水,分不清是身上的汗水還是洞里的污水。吳凡說,這是自己的職責所在:我們進入鐵路這一行,力所能及做好自己應當做的事情,我們的目標就是保障高鐵正常運行。”

  寒來暑往,風雨冰雪,班組一年365天都在翻山跨橋的路上。工長高志博說,為隧道“針灸刮痧”只是他們工作中的很小一部分,“沒有信號的情況下,也沒有路,自己逢山過山,遇水搭橋,我們像登山隊一樣去搜山。平常我們就在山里住帳篷,身上帶了一大堆饅頭,下暴雨的過程中,拿出來的饅頭都是雨水泡過的,泡開了。”

  一聲聲的敲擊,得到了山體穩固的回應;一次次的鉆洞取芯,消除了水漫高鐵的隱患;一趟趟的清淤疏通,換來了乘客的安全。雖然扎根深山,條件艱苦,但這群“90后”沒有絲毫怨言。

  凌晨四點,清點完工具,工友們卸下疲憊的身軀,坐在工程車上很快進入了夢鄉。返程路上,周圍一片漆黑,工程車的燈光穿透山間迷霧,如同“最亮的星”。

  高志博:白天的時候,在鐵路邊上,看到一列列高鐵經過的時候,其實就油然而生一種成就感,感覺很值得。他們(乘客)高興,我們也高興。

  吳凡:春運來了,越來越多的人坐著高鐵經過我們檢修過的隧道橋梁回家,和親人相聚,從這個方面想,我們的工作苦點累點沒什么。

  劉俊:再苦再臟再累的活兒也要有人干,更何況我們是為了保障高鐵的運行安全,我不覺得很苦,我覺得很酷。

內蒙古时时彩